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業務項目
首頁 > 教師專區 > 疑難雜症手冊 > 憂鬱學生怎麼辦
憂鬱學生怎麼辦

面對憂鬱學生,師長該留意什麼?

該不該告訴全班,他得了憂鬱症,要同學多照顧他?

當他休學後返校,遭遇人際上的適應障礙,該如何處理?……

面對多愁善感的憂鬱少年,這些問題是否也困擾著你?

 

「憂鬱症」已晉升為二十一世紀三大疾病之一,但有些人對它的認識仍停留在「心病無藥可醫」的陌生狀態,甚至心生畏懼。曾幾何時,一般人眼中無憂無慮的青少年也捲入這場風暴,生活因而變了調,而蒙上陰影。正視憂鬱症的威脅,是每個人都要關心的課題,然而,當學生得了憂鬱症,在校園中扮演第一線處理的師長,該如何陪伴,引領孩子揮別憂鬱症風暴,在陪伴的過程中又要注意什麼?

 

Q1:學生得了憂鬱症,該不該告訴全班同學,可以怎麼幫他?

台北市立婦幼綜合醫院兒童心智科主任陳質采認為,青少年憂鬱症個案表現的症狀不全然一樣,再加上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,對問題的開放程度不同,再者,班上的氛圍也不同,理應個別考量。告知的重點在提供憂鬱症的資訊與促進班內的溝通與瞭解。

達人女中輔導室老師張淑瑩表示,當憂鬱症的個案在認知上還不是很穩定的時候,他們會經由個案的好朋友或老師注意其安全,並瞭解其服藥狀況。待個案病情趨緩後,師長才進一步向個案分析可能面臨的情況,且徵詢個案是否要告訴同學。她提醒,即使是生病,還是得協助個案學習面對問題,個案可自己跟朋友說明病情,也可主動尋求老師協助說明。

天母國中輔導室主任楊明惠則指出,他們會先與家長溝通,讓家長瞭解個案需要同儕的力量來支持與幫助,以度過困境。當家長同意後,他們會透過輔導老師跟班上的同學說明個案的狀況,特別是憂鬱症的症狀,讓學生瞭解個案是需要關心的,並告知同學可以如何幫助他,與他相處。同時班上會成立危機小組,以免個案出現想不開的行為時,能立即因應。這樣,同儕也才能發展出即時察覺問題的敏感度。

 

Q2:憂鬱症學生容易想不開,是否該限制他參與活動?

憂鬱症孩子最糟的狀況通常是在醫院或家裡度過,也就是說,當個案回到學校時,通常情緒已較穩定。張淑瑩認為,這類型的孩子要讓他們多動,除非有安全上的考量,不宜限制他們參與課外活動。為了安全起見,建議輔導老師特別交代個案的好朋友,注意其行為,一旦發現異狀,立刻到輔導室求助。

老師也應告知孩子,她會安排其他好朋友注意他的安全,當情緒沮喪、不穩定時,最好與好朋友一起到輔導室尋求協助。教導孩子情緒管理及尋求資源是非常重要的。

假如憂鬱症青少年出現拒學的行為,楊明惠的處理方式是,動員輔導室,召開個案研討會,告知老師如何處理孩子的課業問題;若處理後,學生仍沒有明顯改善,會考慮調整課程,以減緩個案的壓力。

陳質采則提醒,若個案曾出現自殺行為或發出自殺警訊,在往後的三個月應多注意其安全,避免個案獨處。

 

Q3:憂鬱症學生課業跟不上,怎麼辦?

   楊明惠指出,該校單純憂鬱症的個案很少,多是因出現拒學現象,而被發現有憂鬱症傾向。拒學的孩子,常自我要求高,無法忍受學習的壓力,而排斥上學。通常遇到此ㄧ情況,學校會召開個案研討會,幫助家長了解現階段應以個案的健康為重,依狀況調整課程,引發孩子回學校的動力。

   倘若孩子的功課一直沒起色,家長或孩子非常焦慮時,校方會支持及提醒家長接受孩子「生病」的事實。不過,張淑瑩發現,雖然當健康跟成績放在天平的兩端,家長會稍稍放棄對成績的要求,但當孩子的病情稍有起色時,父母常會跳回舊有的思考模式,對孩子的功課燃起期待,希望孩子的課業能在最短的時間內,恢復到原本的水準,這是需要教育與時常提醒的。

   專家們也建議,即使孩子的成績不好,最好還是讓他規律上學,以免在家胡思亂想。

   陳質采則補充說,如果孩子功課從小到大,一路走來都不好,或者突然變差,宜進一步評估是否還受其他原因影響,這樣才能依個案的能力與狀況給予合理的期待。

 

Q4:憂鬱症學生看過醫生後,「很快」就會好?

陳質采表示,憂鬱症是一種慢性病,會因為復發而時好時壞,通常服藥治療後,2~3週病情會漸漸改善,不過,要完全痊癒,則需要3個多月至半年的時間。

張淑瑩在陪伴的過程中發現,憂鬱症愈早發病,愈難痊癒;也就是說,發病年紀愈小的孩子,癒後會愈差;愈多次發病,症狀也愈難控制。在處理的過程中,有些孩子會擔心自己的病情永遠不可能好,而沮喪不已,除了給予支持與鼓勵外,老師宜了解孩子的狀況,提供衛教及按時服藥的正確觀念。

楊明惠回憶所接觸的案例,不論成人或小孩,假如急性發病,立即就醫、定時服藥,病情通常會改善,只是孩子的成熟度通常比成人弱,較不會排解壓力與處理情緒,可能會有好長的一段時間,會面臨情緒低潮的衝擊。因此站在輔導的立場,當孩子被診斷為憂鬱症,進入醫療階段時,學校宜積極協助,主動安排會議,邀請主治醫師參加,提供衛教,告知資訊、個案的狀況、必要的策略與因應,讓老師清楚如何對待孩子,校方才能適切地提供必要的協助。

 

Q5:如何處理憂鬱症學生拒學或休學後返校的人際適應問題?

楊明惠建議,當孩子生病在家時,老師宜在適當時機,讓同學了解個案的狀況,發動同儕主動關懷,使孩子在不因中斷上學而與學校生活產生距離。

其次,憂鬱症的孩子比較敏感,回到學校後,導師是重要的溝通橋樑與示範角色,以平常心關心對待,可降低個案的防衛與疑慮。張淑瑩則分析,人際關係是憂鬱症普遍存在的問題,當孩子擔心時,老師除了跟同學說明,個案依醫師指示在家調養休息外,同時也要注意到以下環節。

()先告知個案回學校可能會遇到的問題,預先模擬困難情境,減少不當期待。

()讓個案了解資源所在,減少單打獨鬥的孤單感。

()在校規容許的範圍內,依循漸進,以「試讀」的方式彈性處理。

憂鬱症是可以治癒的,提供憂鬱症的資訊,給予支持,是身為現在的師長及學子必備的因應常識,也是觀照憂鬱心靈,陪伴憂鬱少年告別憂鬱,迎向藍天的不二法門。(/李碧姿)

 

資料來源:我的學生得了憂鬱症,民93,董氏基金會大家健康雜誌